当前位置:首页 >> 权威资讯 >> 淋巴静脉搭桥术:一场艰辛的审讯
淋巴静脉搭桥术:一场艰辛的审讯
作为一名刑事检察官,帕姆 安德森在每次审讯前所做的准备并没有随着研究和取证的结束而终止;她的外表形象是她作为法庭角色及参与争辩时很重要的一部分。然而在经历了对乳腺癌的手术、化疗和放疗后,安德森的左臂变得非常肿胀,以致于她的西装外套已不再合身。

为了控制肿胀,她不得不戴上弹力袖套和手套——这并不是她喜欢的造型,当她在法官和陪审团面前处理案件时。“这令人尴尬”,来自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47岁的安德森说,“陪审团看着你,并且想知道为什么你戴着它们。”

安德森患上了淋巴水肿,这是一种25%的乳腺癌患者在移除淋巴结或进行放射治疗后都会遭遇的病症。当淋巴结被移除或因放疗辐射受到损伤时,淋巴液有时会无法正常排水。这种状况累积就会引起肿胀和疼痛。

安德森的肿胀始于放疗完成大约三个月后。刚开始时,她以为只是拉扯到了手臂肌肉或肌腱。“我无法从橱柜里取一个玻璃杯或是举起我的手臂”,她说,“我的手看上去像被蜜蜂蜇了,我也无法戴上我的结婚戒指。”

她的肿瘤医生介绍她去看淋巴治疗师,进行每周一次90分钟的治疗。治疗师为她按摩手臂,以分散她手臂中形成的称为“条索”的紧密带状结缔组织,并限制她的活动幅度。包扎有助于控制肿胀,但安德森想要一个更有效的治疗方式。

纳什维尔的医生说他们对此无计可施,这令人沮丧”,安德森回忆说。她拒绝接受没有其他可适用的选项这一事实。作为一名检察官,她明白,一项彻底的调查可能是一桩案件制胜的关键。因此,安德森学习了淋巴水肿的相关知识并开始发问。在网上搜索术语“淋巴水肿手术”后,她找到了之后的手术医生,大卫 W 张(David W. Chang),医学博士,来自于芝加哥大学医学中心。

“我在YouTube视频上看过他的研讨会”,安德森说。张医生是全美少数能够执行淋巴静脉搭桥术的外科医生之一。这项手术能够减少淋巴水肿造成的肿胀,而不仅仅是控制肿胀。“瞧,就是这个,但纳什维尔似乎没人知道” ,安德森说。

她联系了张医生的办公室,然后开车到芝加哥进行咨询。安德森是一个很好的手术候选人,张医生认为,因为肿胀影响了她的胳膊,但还没有发展到严重的程度。治疗其它类型的癌症(比如骨盆肿瘤)可能造成腿上的淋巴水肿。张医生的研究表明,比起腿部肿胀,淋巴静脉搭桥术能够更有效地减少手臂肿胀。

手术过程是复杂的,但恢复速度快,产生有害副作用的风险最小。手术中,张医生注入荧光绿染剂,将肿胀手臂中的淋巴系统结构染亮,显示出淋巴管的位置。“我可以看到成束的染料聚集在这些区域” ,他说。

即使这些绿色染料是肉眼可见的,张医生依然使用了专为观察淋巴系统所设计的精密相机,以得到受影响区域的精确的红外线视图。

确定淋巴管以后,张医生用笔给它们做上记号。他用显微镜将这些区域放大高达25倍,做了个约为一英寸长的切口,以达到约为自动铅笔芯大小的淋巴管和周围的小静脉。之后,他将淋巴管末端与附近的静脉缝合起来。淋巴液的流动恢复了,肿胀减轻了。

“由于切口很小并且在表面,通常只会有很少痛苦或没有痛苦” ,张医生说。大多数患者第二天就能出院,安德森也不例外。她的手术在2013年12月中旬的一个周五进行,周六出院,接下来的周一就回去上班了。

手术后,安德森对手臂持续进行了一个月左右的包扎。为了后续护理,她需要在术后两个月再去芝加哥进行一次检查。那时,她的肿胀已经消退,而且手臂的大小看上去已经没有明显不同了。

现在,她只在运动或乘飞机时才戴着弹力袖套和手套。她的切口疤痕也几乎看不见。“我手腕内的一个疤痕看上去像一道皱纹” ,她说,“而另一个在我前臂顶部接近肘部的地方,看上去像猫的抓痕。”

决定接受淋巴静脉搭桥术对安德森来说并不困难。“我只是希望更多的人知道这一点,他们应该在损伤到来前及早接受手术” ,安德森补充说。也许淋巴静脉搭桥术将很快普及起来。现在,许多主要医学院校的医生团队纷纷来到芝加哥学习张医生的技术。“这项技术正开始腾飞” ,张医生说。

现在,当安德森在法庭审讯案件时,她可以舒适地穿着西装面对陪审团。“我知道淋巴静脉搭桥术并不能彻底治愈病症,但我的生活质量已经从手术后得到了惊人的好转。”
海外导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沪ICP备16050012号
Email:cs@haiwaidaoyi.com
Tel:021-62494560       Fax:021-62494560
地址:静安区延安西路129号华侨大厦15楼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2293号   
技术支持:网站建设-网站推广 | 网站维护
二维码
我要啦免费统计